公然造谣!抖音会成为社会的毒瘤吗?

港美股 | 发布于2021-05-06

5月3日,滴滴副总裁、滴滴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李敏在其个人微博发文,质疑某平台的短视频作者抹黑滴滴司机。

公然造谣!抖音会成为社会的毒瘤吗?

在李敏的举例里,这些短视频作者编造故事的文案都几乎一摸一样,当天下午该微博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网友热议。

虽然滴滴副总裁李敏微博里并没有直接点名平台名称,但从他发出的截图中,不难发现是来自于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

一、负能量的舞台

“因为我的投诉,滴滴师傅被罚了6000,但是我内心一点都不觉得愧疚,维护自己的权益有错吗?”

多么讲究的用词,“被罚6000”、“不愧疚”、“维权”、“我没错”,听起来叙述者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拿起正义之剑以道德审判别人。如果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视频,你很可能会继续看下去并且认为作者是正确的。但是你看到两条、三条、多条一样的视频你还会这样认为吗?

如果不是滴滴总裁曝光,你很难想象到多名抖音创作者会用着这样一样的文案,编造同一样的故事在博取你的关注。

然而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其中一个创作者还在视频结束后说这样说到,“我是大丹,这个故事是我编造的,很多人的播放量卡在500上不去,那是因为你的文案没有结构性和话题性……”

仅仅是只为了赚取流量,短视频作者就可以在抖音编造谣言,煽动社会情绪抹黑一个群体。如此造谣诽谤在抖音不仅不需要成本,还能带来效益。

在抖音平台上,网友的身份得到隐匿,但话语权却可以被极限放大,“双微一抖”已经是巨大的社会舆论平台。

抖音对李敏投诉的,做出回应称,“根据平台规则,相关账号已被封禁视频发布功能,平台坚决打击造谣博眼球行为。”

罚酒三杯。不,不,不,抖音仅仅是表达了罚酒的意思。

这种编造故事博眼球的事情,只是抖音的冰山一角,毕竟“假靳东”事件还历历在目。

公然造谣!抖音会成为社会的毒瘤吗?

此前,抖音平台上出现了一些包含“靳东”的账号名称,这些账号利用靳东的形象并以靳东的名义与粉丝朋友们互动,达到卖产品或者其它利己的目的,致使某中老年用户沉迷不可自拔,上了电视新闻。

还有出现过某位爸爸模仿抖音动作导致孩子的脊椎骨折;

某位老师为了火不惜在课堂上给同学高歌一曲;

某个包装成的“富家女”,拿着别人送的礼物挥霍,全屏都充斥着拜金。

抖音这些不良的示范和歪曲的道德观,带给社会极大的负能量。

抖音作为具备媒体属性、舆论属性的主体责任平台,原本应该具备充分的风险预防和风险控制机制,但实际上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社会道德底线,与社会主义价值观唱对台戏。

二、有毒的算法

在短视频火爆之前,传统媒体的制作是由专业团队来制作,视频是一种有门槛的并且稀缺的资源。

短视频平台的到来深刻改变了这一现状。新的语境下,人人都是创作者,稀缺变成了普及,并且由于短视频简短、直击情感,普通创作者只需要对爆点内容拆分解构,再如法炮制,类似的爆点内容就有产生了,流量粉丝骗到就开始赚钱。

这样充满套路的内容不仅同质,影响了用户审美,还局限了用户思维。

抖音的内容天然具有同质化,流量分发机制也促进了这一点。不同于快手“流量普惠”,抖音采用中心化的流量分发机制,注重与用户的互动,包括完播率、点赞率、评论数量等,并且也注重头部用户、精品和热点内容。

这样的流量分发有利于积累用户,但同时也有一些负面效果:从内容方面,一条视频如果受关注高,就会得到更多的流量,马太效应十分凸显,如此也助长了很多不正之风。

从用户方面,关注了某一类型的视频,则会被推送更多的类似内容,久而久之,用户指责限制在“信息茧房”中。

在2016年,一度被贴上三俗标签的今日头条,其创始人、现字节跳动董事长张一鸣坚称 “算法无罪”,不需要设立总编辑;2016年初,曾因传播淫秽作品罪入刑的快播王欣,还自辩为 “技术中立”。

公然造谣!抖音会成为社会的毒瘤吗?

但是,我们是人类社会,不是机器社会,有基本的伦理道德和价值观。

作为舆论平台,抖音需要遵守新闻学伦理,作为社会组织,抖音需要遵守社会价值观,而非撕裂社会阶层。

抖音曾经的“兄妹”---“内涵段子”,就因为反复挑战社会伦理底线,被有关部门勒令永久关闭。

如今,抖音对社会公众造成的负面影响,依然不容忽视。

三、版权内容的挑战

短视频行业的规模依然庞大,平台内容除了用户创作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优质长视频素材的剪辑,而这部分内容现在已经充满变数。

利用长视频素材剪辑短视频,明显涉及到前者的版权问题。

短视频将电影、电视剧“高光时刻”剪辑,表面上看起来是“满足用户需求”,结果是非常明显地导致用户不再关注整个完整作品,使正片无人问津,不仅严重破坏了原作的表达完整性,也给具有版权的影视平台带来直接经济损失。

近日来版权方就频频做出维权动作: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等长视频平台、50余家影视公司以及影视行业协会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保护意识;赵丽颖、王凯等500多名艺人以及逾70家影视传媒公司发布联合倡议书,在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针对当前网上短视频侵权现象发布具体的维权行动建议和指南;同样,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表示,短视频侵权盗版的问题比较严重,广大权利人反映强烈,引起社会关注,今年将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

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大形势下,短视频平台如何继续保持优质内容发展?

中信建投的研究报告,2018 年,快手与中文在线达成战略合作,2019 年快手小剧场建立入口,2020 年9 月再与米读小说战略合作,2020 年10 月快手短剧作者数较4 月增长18%,2020 年10 月开展精品短剧战略。

B站(哔哩哔哩)平台还加码了更多长视频内容,不仅大手笔采购影视版权,还在2020年推出首档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自制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

快手、B站已经有了初步的发展方向,而抖音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小结:

因为短视频具有碎片化传播、很强的社交属性,近年短视频一直处于风口,头部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B站等都得到了爆发式增长,成为超级流量平台。

如今,短视频行业市场格局初定,各个平台内容和运营机质特点逐渐清晰,而为人诟病的问题和发展之困也逐渐凸显出来。

公然造谣!抖音会成为社会的毒瘤吗?

作为短视频行业的高级玩家,抖音一直宣称“记录美好生活”,但依靠滤镜与故事编造的“美好”能撑多久呢?

媒介大师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致死》中曾写道“我们将毁灭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面对抖音带给社会的负能量,希望这句话能警醒张一鸣。

本文转载至张栋伟公众号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贝壳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阅读下一篇/

狗奴才!澳大利亚无脑冲锋的真正原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