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清仓都不够还债,旋极信息实控人陈江涛要“凉凉”?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05-04

图片

文|翠鸟资本

面对持续走低的股价,旋极信息(300324.SZ)已经在钢丝绳上摇曳。旋极信息披露的2020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巨亏12.45亿元,净利润同比减少581.51%,几乎要亏掉其上市以来净利润的总和。而这还不是最大的坑。旋极信息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江涛的状况,成为上市公司不可忽视的隐患。

年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陈江涛累计质押股份5.23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3.6%,占公司总股本的29.85%;累计司法冻结股份5.59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31.89%;累计轮候冻结股份13.5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41.59%,占公司总股本的77.05%。

2021年2月26日,陈江涛9093万股被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这严重到什么程度?

把陈江涛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全处理,都不够补窟窿。更何况,旋极信息在各种业绩表现和负面信息的连续打击下,股价还在持续走低。与此同时,旋极信息爆出巨亏的年报中,也是疑点重重。其大存大贷的特征明显,货币资金问题引起了监管机构关注,而且公司所收购和投资的资产也出现了诸多疑点。

日前,深交所向旋极信息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其年报中的各种问题进行解释说明。实控人深陷债务困局陈江涛,作为曾登上2017年胡润IT企业家榜单的富豪,以74亿元的身家排在榜单第32位。陈江涛之所以能够登榜胡润,主要就是其控制的旋极信息,陈江涛是旋极信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资料显示,旋极信息主营业务是嵌入式系统,提供面向国防军工的嵌入式系统测试产品及技术服务、嵌入式信息安全产品和嵌入式行业智能移动终端产品及技术服务,于2012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旋极信息上市以来,表现相对稳健。公司转折点出现在2019年,与实际控制人陈江涛相关。从2019年起,陈江涛接连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2019年8月,因2018年度业绩预告、业绩快报与年报数据存在重大差异,及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旋极信息和陈江涛等5名责任高管被深交所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2019年10月,北京证监局对陈江涛出具警示函,指其作为旋极信息控股股东、董事长,2018年、2019年分别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5.27亿元、1.56亿元,分别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12%、3.18%,而未及时向上市公司报告上述关联交易,未配合上市公司履行关联交易审议程序及信披义务。

2020年5月,陈江涛等3名旋极信息时任高管被北京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经查,旋极信息2018年报中对当年收购北京联合信标100%股权交易事项未按照同一控制企业合并处理,会计处理存在错误。同时联合信标与公司成本费用核算上混淆不清,不能与其收入准确对应,导致收购过程中对其股权评估所引用的财务数据公允性、准确性支持证据不充分,无法准确测算联合信标2018年业绩实际完成情况。

同年7月至8月,陈江涛又先后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和创业板公司管理部监管函,指称其不晚于2020年1月2日已知悉自己所持股份被全部冻结,但未及时敦促董秘披露临时报告,未及时督促并配合公司履行信披义务,直至2020年5月12日才公告披露。2020年2月,陈江涛控制的中天涌慧所持股份被强制平仓418.42万股,该事项发生在业绩快报披露前十日内构成敏感期交易;2020年3月9日-5月11日,陈江涛及一致行动人直接或间接转让旋极信息股份比例为3.29%,但未按照证券法规定在持有已发行的有表决权股份比例每减少1%时通知旋极信息予以公告,迟至2020年5月22日才一次性披露上述减持行为。

2020年11月,旋极信息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江涛因涉嫌持股信息变动未及时披露,当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受陈江涛一系列的警示函以及被立案调查影响,市场越发担心旋极信息背后的实控人阴影。旋极信息股价不断下挫,陈江涛的身家也严重缩水。

由于债务问题,陈江涛所持有的其他股票资产也面临拍卖。3月31日,拉卡拉(300773.SZ)公告及阿里拍卖的信息,500万股拉卡拉股票将在5月初被公开拍卖,起拍单价低于公司当前的股价。据阿里拍卖的信息,这500万股拉卡拉股票正是陈江涛持有,将在5月5日10时至5月6日10时进行公开拍卖。这部分股份的议价为1.6亿元,起拍价为1.12亿元。

实控人的债务问题,旋极信息亦难逃影响。旋极信息分别于2018年8月、2019年5月及2020年11月披露与朗科科技的两宗专利权诉讼纠纷,涉及金额1.38亿元,公司未对上述诉讼计提预计负债。陈江涛针对其中一宗朗科科技诉旋极信息侵权案件做出书面承诺:“如果公司因本次侵权案件最终败 诉,并因此需要支付任何侵权赔偿金、相关诉讼费用,或因本次诉讼 导致公司的生产、经营遭受损失,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江涛先生将承担公司因本次诉讼产生的侵权赔偿金、案件费用及生产、经营损失”。

然而,以当前陈江涛的财务状况来看,其是否具备履行承诺的能力,实在可疑。上市公司年报存疑旋极信息爆出巨亏的这份年报,格外值得关注。一方面是因为旋极信息的这次计提了巨额的商誉减值,另一方面此前实际控制人曾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都让年报充满了“看点”。根据年报披露,这次公司亏损主要来自于计提了北京泰豪智能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豪智能”)的商誉所致。泰豪智能是公司2016年并购标的,是一家智慧城市设计、投资、建设和运营服务商。

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8 年泰豪智能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 104.47%、101.87%、 106.56%,业绩精准达标。泰豪智能2019 年、2020 年实现收入 21.73 亿元、17.64 亿元,同比下降 10.91%、18.82%。然而,业绩承诺期刚过,公司业绩就开始大幅下降。泰豪智能2018年、2019年、2020年实现净利润2.59亿元、1.76亿元、-0.38亿元。

收购泰豪智能形成13.54亿元商誉成为旋极信息亏损的原因。在2019年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情况下,旋极信息2020年一口气计提商誉减值金额为9.62亿元。

这番操作也引起深交所怀疑,在年报问询函中,旋极信息需要结合2019年度相关参数及其变动情况,进一步说明公司在2020年度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前期应减值未减值的情况。

此外,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也颇有蹊跷。

报告期末旋极信息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7.37亿元。但2020年公司新增长期借款0.79 亿元,利息收入由2019年度的4000.32万元下降至2020年度的1229.51万元。

为何手握大额现金,却还有新增借款?

而且在货币资金从2019年末只下降3.5亿的情况下,利息收入下降幅度如此明显。

对此,年报问询函也要求公司结合银行函证、资金流水等核查程序,说明账面货币资金是否真实存在,以及公司货币资金是否存在与大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公管、银行账户归集等情形。

旋极信息表示,公司需延期回复《年报问询函》并对外披露。这家公司究竟会如何解释上述这些疑问呢?我们将继续关注。

本文转载至翠鸟资本公众号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贝壳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上一篇:大放水时代,万物上涨

下一篇:外资把控国内儿童保健品市场:本土品牌崛起机会在哪儿?

  • 财报分析
  • 脱水研报
  • 干货知识
  • 港美股
  • 贝壳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