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清华男生,称霸CIS芯片江湖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04-07

听说西方群兽打算动明年冬奥会的心思,所以,今天资本市场的公募们把各种茅都砸了一遍……不,应该说是大资金获利出逃,或者是主力积极调仓。讲真,作为一枚老韭菜,一般外部环境变得扑朔迷离时,就别指望A股能一枝独秀。

但是,恐慌情绪不会持续,即使行情再不好,也总有那么一些板块会红杏出墙。问题是,你自己的仓位是否押中下一轮资金扎堆的地方。话说,芯片板块已经回调有一段时间了,这些卖出白马的公募大佬们是否会杀到芯片上呢?

具体的时点我不知道,但芯片行业确实是一直缺货却是真的。今天菠菜就来讲讲芯片圈里摄像头芯片CIS双雄的故事。

01清华倒爷的传奇人生

1985年的清华无线电系(也称为电子工程系,传奇的EE85)进行了一次有意思的教学改革,所有入学的新生,大一的时候不区分专业,因此同学们在这一年学的是同样的课程。在这批新生里有两个男生,改变了中国CIS行业今天的格局。一个是从湖南保送进清华的赵立新,一个是浙江宁波考入清华的虞仁荣。

图片

菠菜先说说EE85当年知名的倒爷——虞仁荣。对于小虞同学而言,即使是在学霸密度如此之高的清华,他的学习成绩依旧优异,是那种学有余力的天才。天才一般都是寂寞的,但对于小虞这句有点不恰当,因为他商业嗅觉极其发达,在业余时间就从事倒卖试卷的生意。通过把海淀的试卷倒卖到河北保定,在同学中算是生活费比较宽裕的有钱人。菠菜在整理材料的时候,发现了小虞曾经的一个惊人战绩,大一的一次学校数学竞赛前夜,别人都去啃书本,而他却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即使这样,第二天考试还在竞赛中得了第一名。

这样的天才,要是在商业领域发展会怎样?

小虞同学在接下来的人生中见证了半导体行业的奇迹。大二分专业时,小虞去了当时热门的图像处理专业。本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浪潮做工程师。像小虞这种商业天才,一定不会安于仅仅从事技术工作,一辈子安于铁饭碗。2年后他去做了电子行业的销售,干了6年的销售经理,小虞手上掌握的货源和客户,于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光做销售,小虞觉得没意思,因为2006年他的公司就已经成为北京地区最大的电子元器件分销商。于是小虞开始投身芯片设计,2007年韦尔股份(603501)就这样成立了。而韦尔股份早期就开始了电源管理芯片的设计探索。

常看菠菜文章的小伙伴对模拟芯片一定不会陌生,这是菠菜认为中国芯片设计领域真正的短板,而韦尔早在2007年就开始涉足电源管理芯片(模拟芯片的一种),可谓业内的先驱。然而真正让韦尔发光的是清华的另一位校友的帮助,他就是1978年考入清华电子工程系的老学长陈大同。

图片

陈大同一口气在清华读到博士,后来在美国和朋友创立的豪威科技(Omni Visio,业内称OV)。豪威科技之前,在图像传感领域的龙头是日本的索尼。而豪威的壮举是把CMOS图像传感器变成产品,也就是变成可移植的摄像头芯片CIS,从此手机就有了拍照功能。简单的说就是把我们所见的光信号变成数字信号。

图片

后来在陈大同的主导下,韦尔成功的收购了豪威,成就了今天2000多亿的市值。如果没有这笔收购,我们国产手机的CIS芯片都要从日韩企业手里买。

02中芯国际奶大的创新企业

接下来说说小虞的同学小赵,也就是赵立新。前面说过,小赵没有参加高考,是保送进的清华,而能成为保送生的原因是他高中时期荣获全国青少年创造发明一等奖。在大家惊叹这又是一个天才的时候,菠菜要提醒一下,小赵的妹妹也是清华的,她没有保送,高考考的。所以,基因还是很重要的。

图片

小赵在清华一直读到硕士,毕业后去了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公司,后来又在美国公司工作,都是干工程师,解决实际问题。直到2003年,小赵遇到了自己的一位高中同学。这可不是一般的同学,人家是一位土豪同学,一出手就是200万美金支持小赵回国创业。就这样,小赵拿着200万美金创立了格科微电子(即将登陆科创板),也是做CIS芯片的。

小赵和小虞有些不同,小赵是典型的技术性宅男,死扣工艺,因此格科微的优势在于把CIS芯片的

光刻层数减少,这是需要极高的电路设计能力。恰好小赵是既懂工艺又懂设计的符合型人才,而且具有业务一线的工作经历,因此他带出来的团队对于产品性能本身追求极致。格科微的产品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die size更小,也就是芯片的面积更小。性能高,价格低廉的产品谁不喜欢?因此,2007年格科微转向手机图像传感器研发,并迅速占领低端产品市场。等等,这里貌似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小赵的第一笔订单是谁给的?

200万美金要是普通人过日子,算是巨款,但对于打造一家芯片设计公司而言真可谓是杯水车薪。彼时有个契机是中芯国际很想做CIS芯片,但苦于缺少研发团队。于是,小赵的格科微接过了中芯国际的绣球,帮中芯国际做芯片设计的研发和建立生产工艺线。也就是说是格科微的下游代工厂给了他研发资金养起了队伍。

研发基因强大的格科微非常重视专利的质量,这点和菠菜平时工作中接触的骗地方科研费用的公司差别非常大。赵立新多次公开表示专利不看数量要看质量。因此格科微的创新一直没有停步,而且还在向产业链的上下游渗透。

CMOS图像传感器的封装算是半导体封装行业中壁垒比较高的业务,因为封装的时候不能有灰尘,一旦一块芯片上落上一丁点灰尘,这块就报废了。如何节省成本的提高封装环节的良率,是个工艺改良的问题。啥叫工艺改良?就是你上学学不来,只能在生产实践中找解决方案的东东,我国大部分生产领域的技术落后都是在工艺上。改良工艺一般发不了什么学术论文,因此学霸们的兴趣大多不在此处。但小赵带领的格科微却成功的用金线悬空来做引脚的方式改良了传统的封测技术。

03CIS双雄背后的议价权

CIS双雄的成长故事中,我们可以窥见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历程。要么你有资金实力拿到前沿的技术,要么你有技术获得大资金的支持。但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可以说是技术和资金一样都不能少。

手机这种商业化极高的消费电子产品,会不断的更新迭代,对于芯片的要求越来越高。

图片

为啥这个行业会出现双寡头的局面?菠菜认为是因为不断的行业壁垒提升使得后来进入者变得越来越难,特别是仅有资金而没有技术会更难。比如前面提到的韦尔,除了资金外,还掌握了上下游的客户资源,并且通过电子元器件的销售积累了足够多的渠道优势。

很多投资者可能不能理解,不就是经销商么,没什么了不起的。然而你没有足够多的上游订单,你如何去和下游议价?中国和日韩半导体产业整体的竞争也是如此,先做低端产品,慢慢的有议价权了再向中高端产品进军。

什么是半导体行业的议价权?就是某个产品只能在我们这里生产,多少钱咱们说了算。这背后需要技术产能两方面的支撑。

再回顾整个CIS芯片的发展,最早发明传感器(sensor)的是日本的东芝和对岸的美光。后来,美籍华人洪先生创办了豪威科技(就是陈大同作为联合创始人的OV)。OV第一次逆袭是拿到了iPhone 3的订单,一举干掉了东芝和美光。后来索尼近水楼台先得月,挖了东芝的一个班子,搞出了iPhone 4的 CIS芯片。2018年韦尔股份把2016年美国OV给收购了。后来,国内公司江苏德淮半导体买下了美光的CIS部门+东芝的研发团队,自己建了12寸晶圆厂。

从这个角度看,CIS双雄韦尔股份和格科微又有点不一样,前者恐要做中国版的德州仪器(TI),而后者可能是中国版的索尼。

图像传感技术,随着消费电子市场的扩容,以及安防智能家居、新能源车等应用场景不断的深化,菠菜认为这块蛋糕只会越来越大。

假如今天你被这波公募基金的出逃杀跌杀懵了,那么可以来看看ICT行业,头部公司还贵吗?

举头望芯片,低头看茅台,还是消费更贵(笑)。

本文转载至星空财富公众号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原创文章,来源:贝壳投研 。转载请标明出处,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上一篇:全球一“芯”难求 真相or假象?

下一篇:重要的题材,说三遍!

  • 干货知识
  • 贝壳号
  • 行业分析
  • 脱水研报
  • 财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