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受堵的不只是苏伊士运河”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03-30

苏伊士运河事件给世界贸易特别是欧亚贸易带来严重负面影响,进而冲击全球各类商品的供应链安全。事件暴露出全球贸易运输存在的严重隐患,也带来了更多的警示和思考——全球贸易运输通道需要更完善的“安全备份”。

自从新航路开辟,人类进入海洋时代之后,海上运输因其运量大、成本低而成为国际贸易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国际贸易总量中的三分之二以上都是通过海上运输。不过,以海上航线为主体构成的全球贸易运输通道,其软肋同样突出。且不说恶劣的海洋气象条件、突发的地缘政治风险都能轻易对航线安全构成威胁,仅仅是目前海上航线“咽喉要道”过于集中在10多个关键节点的现状,就大大提升了全球贸易运输的风险。无论是历史还是当下,往往是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地一成为新闻焦点,全球贸易就不得不跟着“担惊受怕”。

就拿这次出事的苏伊士运河来说,位于欧洲、亚洲、非洲交接处,又是连接地中海和红海的唯一海上通道,约12%的世界贸易量由此运输,全球特别是亚欧贸易往来尤其倚重此路。如此要津,却因一起看似不起眼的意外事件停止运作,其脆弱程度可想而知。

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这个问题,海上新航路的建设正在展开。如俄罗斯积极推动的北极航道,是一条从北欧出发,向东穿过北冰洋巴伦支海、东西伯利亚海及白令海峡等海上通道,船只可经此驶往太平洋沿岸国家。有分析指出,与传统南方航道相比,亚欧国家通过北极航道运货可节省10%到30%的时间,北极航道的商业开发价值日益受到重视。

这是3月29日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拍摄的已成功起浮的重型货船。新华社发(艾哈迈德·戈马摄)

除了海上航线,陆上通道开辟扩展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如对亚欧大陆而言,无论是从经济成本还是辐射范围角度考虑,陆上运输特别是铁路运输前景十分广阔。有研究机构测算,从成本看,中欧班列运费是空运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运输时间是海运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对于高附加值、强时效性等特定物流需求具有比较优势”。而从辐射范围看,中欧班列为亚欧大陆桥沿海地区和内陆腹地、内陆腹地之间以及亚欧大陆周边国家地区密切对接亚欧内陆市场提供了更多的运输方案。

经过去年疫情的冲击,亚欧大陆桥陆上通道的“成色”已在极端条件下得以验证。2020年中欧班列“逆势”增长,承接海运、空运转移货物,首次突破“万列”大关,全年开行12406列,同比增长50%,通达21个国家的92个城市,为稳定国际供应链产业链、助力中欧共同抗疫发挥了重要作用。

应当看到,新运输通道的建立完善并非朝夕之功,其建设进程恐怕也不会一帆风顺。不过,正所谓事在人为,凡事只有开始推进才有真正改变的可能。据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1年全球贸易复苏力度与趋势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完全复苏有待时日。在这种局面下,将各方面的风险因素降至最低,减少对海上“咽喉要道”的过度依赖,开辟更多的海上陆上通道,将是更具远见的选择。

国际航运业“一箱难求”

苏伊士运河因货轮意外搁浅而“瘫痪”。这一“堵”,对于原本就“一箱难求”、价格高企的国际航运业而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愁”。

对于国际航运业而言,苏伊士运河至关重要。据统计,全球25%的集装箱贸易通过苏伊士运河完成,其中亚欧之间的集装箱运输几乎全部要经过这条交通要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通过苏伊士运河船舶接近1.9万艘,即平均每天有51.5艘船舶从这里经过。全球航运权威媒体《劳埃德船舶日报》报道称,单日双向通过运河的货运价值约96亿美元。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国际航运集装箱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运输价格大幅攀升,从亚洲到美国、欧洲的部分航线集装箱航运价格上涨超过400%,一些航运公司甚至要“摇号”决定将集装箱供应给哪些客户。今年年初,国际航运“淡季不淡”,受贸易需求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和集装箱短缺等多重因素影响,延续了“一箱难求”的“火爆”局面。

国际航运业供不应求这一困局,为全球经济复苏增添了不确定性。当前,全球供应链尚未完全恢复,原材料供应不足和价格上涨正在制约企业复工复产,国际航运业的困局以及由此带来的运输难和运费上涨,将对国际贸易和各国经济复苏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加剧通胀担忧。

业内人士分析,在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开始从疫情中复苏的大背景下,国际航运需求高峰将一直持续到下半年,运费价格也将居高不下。随着全球范围内疫情得到控制,需求趋于平稳,国际航运面临的困局有望得到缓解。

新闻多一点日本船东或面临天价索赔

3月27日,“长赐号”货轮的船东,位于日本爱媛县的正荣汽船公司发表声明,对事故给其他运输企业造成的影响表示道歉。据报道,日本船东公司拥有的该船目前由台湾长荣海运公司负责具体经营。有航运专家称,触礁货轮的船运公司、相关保险公司或将面临天价索赔。

日本船舶的类似触礁事故已发生多起。去年8月日本商船三井公司的一艘货轮在毛里求斯附近海域触礁,造成近千吨燃料重油泄漏,给当地渔业、动植物和自然环境造成重大影响。毛里求斯政府被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日方虽未提供正式赔偿,但日本政府派出国际紧急救援队负责清污,并以对发展中国家经济援助的方式对该国经济振兴、提升海上航行安全、恢复环境、促进旅游贸易等提供了财政援助。当年12月,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访问毛里求斯,向该国提供了价值6亿日元的防灾器材设备,并承诺今后在更广泛领域内提供更大规模的经济合作。

本文转载至经济日报公众号。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贝壳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阅读下一篇/

经济日报|刚刚,全票通过!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