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一项民生为重的世纪工程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03-30

筑就“中流砥柱”

谈起三峡工程,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水电站,

其实防洪才是三峡工程的首要任务

自古以来,长江流域的洪涝灾害一直是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江流域发生了1954年、1982年、1998年3次全流域型的大洪水。灾害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巨大的经济损失。

“人类逐水而居,工业、农业的设施大都沿着江。而长江流域天然防洪能力弱,只有改造河流,才能降低洪水危害。”水利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说。

兴建三峡工程、治理长江水患曾经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

1919年,孙中山就提出了开发三峡的宏伟设想。

新中国成立后,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非常关心三峡工程决策论证工作。在历经约半个世纪的勘测设计、规划论证后,全国人大于1992年通过了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1994年底,三峡工程正式开工。

2020年,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经济日报|一项民生为重的世纪工程

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开工。 (资料图片)

“三峡工程建成后,荆江地区的防洪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琳说,

三峡工程使江汉平原最薄弱的荆江河段防洪标准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大大降低了洪水造成的损失

2020年8月20日8时,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洪峰抵达三峡枢纽工程。这是三峡枢纽工程建库以来遭遇的最大洪峰。经过大坝调蓄,超过三分之一的洪峰被截流。“如果没有三峡大坝发挥作用,位于下游的整个江汉平原将至少有60万人口被迫转移,超过60万亩土地也将被淹没。”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流域枢纽运行管理中心水库运行部主任王海说。

“目前,长江流域有3万多个自动监测点,已实现水位、雨量自动采集、自动传输和自动转发,2天内流量预报准确率在95%以上。”长江电力梯调中心主任助理鲍正风说,三峡工程防洪“中流砥柱”的作用在实践中充分彰显。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林初学说,实践证明,三峡工程在长江防洪体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极大改善了当代和未来可持续发展空间。

攻克世界难题

2020年12月31日24时,三峡电站中央控制室年度电量显示屏上的数值跳到了1118。在确保三峡工程全面发挥防洪、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的前提下,

世界装机规模最大水电站——三峡电站,全年累计生产清洁电能1118亿千瓦时,打破世界纪录,成为中国水电引领世界的重要标志

2020年,三峡电站全年累计生产清洁电能1118亿千瓦时,打破了单座水电站年发电量世界纪录。

大型水轮发电机组是水电站的核心设备,涉及众多复杂技术。长期以来,核心技术一直被少数发达国家垄断。在三峡工程之前,国内自主生产的水电机组最大单机容量只有32万千瓦,比发达国家落后30年。三峡电站的建设使我国水电装备制造业用7年时间实现近30年的跨越式发展。不久前,由三峡集团组织研制的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在白鹤滩水电站顺利吊装,我国已成为世界水电行业的领跑者。截至2020年,全球已建、在建的127台70万千瓦以上的发电机组中,

三峡集团拥有86台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雷鸣山说,三峡工程在建设过程中,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敢于创新的坚实道路,攻克了一个又一个世界级难题,创造了100多项“世界之最”

数据显示,三峡工程建设形成的科技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20多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200多项,专利数百项,“长江三峡枢纽工程”项目获得了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打通黄金水道

站在三峡大坝五级船闸边,放眼望去,一艘艘满载物资的大型货船正在依序排队过闸,来往的客货船只络绎不绝、昼夜不停,不时传来悠悠的船笛声。

“自古川江不夜航”。三峡工程建设前,长江从宜昌到重庆一段河道狭窄,水流汹涌,舟楫难行,夜不能航。这导致长江这条世界第三大河流的水运发展远未达到应有地位,年货运量远低于世界同类河流。

三峡工程建成后,川江航道通航条件得到了显著改善。三峡船闸是目前世界上连续级数最多、总水头最高、规模最大的内河船闸。目前,三峡船闸全年过闸货运量是三峡工程蓄水前该河段年最高货运量的6倍以上。截至2020年12月底,累计过闸货运量近15亿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曙光表示,11年来的试验性蓄水期间,船闸未发生两线船闸同时停航等事故,实现了“安全、高效、畅通”的通航目标。

通航条件改善后,船舶单位平均能耗也显著降低。据测算,与蓄水前比,长江水运能耗降低约37%。按照年货运量1亿吨计算,库区每年航运能耗降低约8.5万吨标准煤,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21.8万吨;与公路运输相比,每年可节省约200万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513.4万吨。

“三峡工程的成功建设,有力推动了长江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谱写了人水和谐的新篇章。”雷鸣山说,三峡工程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的重要标志,是体现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优越性的典范,是中国人民富于智慧和创造力的典范,是中华民族日益走向繁荣强盛的典范。三峡工程承载着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彰显了中国共产党几代领导集体带领中国人民矢志奋斗的坚定决心。

三峡工程的“绿色名片”

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区的三峡集团中华鲟研究所黄柏河基地的大型控温养殖车间内,一尾尾中华鲟幼鱼在孵化装置里欢快地寻找食物,成长到一定阶段它们就会被放归大自然。

“中华鲟和三峡珍稀植物保护,是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建设的两张绿色名片。”曾长期参与三峡工程建设的南水北调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孙志禹表示,三峡工程在规划设计阶段就开展了长期系统的生态环境研究论证,严格落实了生态环境保护措施

2009年,世界上第一尾中华鲟全人工繁殖子二代苗种在中华鲟研究所三峡坝区基地诞生。截至目前,三峡集团中华鲟研究所共计向长江放流各种规格的中华鲟500余万尾。

疏花水柏枝是三峡地区特有物种,也是三峡库区蓄水可能灭绝的两种植物之一。在三峡苗圃研究中心,长江珍稀植物研究所科研人员通过对其开展繁育研究,已培育幼苗2万余株,并于2017年实现自然繁殖。

珍稀植物珙桐、红豆杉等的引种驯化也取得显著成效

迄今为止,三峡水库已连续开展了11次生态调度试验,通过“人造洪峰”为四大家鱼自然产卵繁殖创造了有利条件,增殖效果明显。今后,三峡水库将结合来水条件及消落计划,继续择机开展生态调度试验。我们所做的,就是为了证明水电开发不是破坏环境,恰恰是为了保护生态。”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曙光说,三峡集团自己培育的珍稀植物已用于葛洲坝防淤堤、三峡右岸84平台和鸡公岭生态修复等工程。同时,通过人工手段使三峡特有植物回归到其原始分布区域,扩充种群数量,达到生态保护目的。

不能否认的是,三峡工程改变了长江水资源的时空分布和原有水流状态,改变了鱼类和水生生物的生存环境,会对某些种群的生存造成一定影响。“需要不断深化研究,探索采取各种技术和工程措施,避免和减少不利影响,将三峡工程的效益发挥到最大。”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说。

本文转载至经济日报公众号。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贝壳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上一篇:经济日报|苹果“囤”AI,为啥?

下一篇:经济日报|资本下乡,别打土地的主意!

  • 脱水研报
  • 行业分析
  • 干货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