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拌饭|汇率崩溃,股债双杀,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啥?(一)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03-30

最近不是土耳其股市两天熔断了四次嘛。汇率也崩盘了,国债市场也感觉要完蛋了。

很多人都在问,是不是土耳其崩盘,预示着新兴市场危机要来了。

通常我们写文章很少追热点,这里我们还是趁热讲一下,土耳其股债汇崩溃的前因后果。

因为类似事件背后的底层规律,其实都差不多。

后面老美加息,好多借了外债的小国家,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01 神权和军功集团之争

土耳其近代出了一个凯末尔,这个人被誉为土耳其的国父。

凯末尔是职业军人,领导了1919年开始的土耳其民族解放战争,把外国侵略者赶出了土耳其。

在此后的十五年里,凯末尔一直连任土耳其总统、党主席和武装部队总司令。

通常历史学家认为,从凯末尔上台开始,是土耳其全面世俗化的开端。

伊斯兰教从这时候开始被严格限制,凯末尔首先废除了苏丹和哈里发。

之后把司法和教育同宗教分离,教产事务部这类宗教财产管理机构被撤销,独立的宗教学校和宗教法院也被关闭。

到了1928年的时候,凯末尔甚至从宪法里,删除了伊斯兰教为国教的条文。

这一系列改革,都使得土耳其快速的和过去传统发生分离,朝着世俗化方向迈进,这正是凯末尔主义的体现。

许多人认为1938年凯末尔去世的时候,土耳其已经完成全面世俗化。

这里我们顺带讲一下,凯末尔上台以后,

为啥要在土耳其大力推进世俗化。

其实这也是世俗权力和神权的利益之争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世俗化国家,从来没有出现过哈里发,或者类似教皇的神权统治。

所以多数中国人,普遍对神权和世俗权力的斗争,感到非常的陌生。

不过在中东地区,二者的斗争可是由来已久,可以追述到古埃及法老特摩斯三世。

特摩斯三世是一个类似汉武大帝的人物,在历史上以显赫武功著称。在对邻国的战争中,掠夺了大量的土地和财富。

不过每次打了胜仗,受到封赏最多的,从来都不是在战场上流血牺牲的军功贵族们,而是阿蒙神的祭司们。

法老认为他能打胜仗,压根不是因为战场上将士们的流血牺牲,而是因为祭司们在神庙里的虔诚祈祷。

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古埃及的一个军人,你在死人堆拼命换回来的功勋,都比不上肥头大耳的祭司的几声祈祷,你会不会心里有怨气?

所以从那时候起,在中东这些神权国家,掌握军队的军功贵族,和掌握神权的祭司贵族之间的斗争,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以前我们总说,所有大的改革,不管是土改、打破地方主义利益问题,最好都是刚建国时候搞。

因为开国元勋往往有战争权威,来干这个事儿非常合适。在一个神权统治的国家搞世俗化改革,道理也是类似。

凯末尔为代表的军队一方,不光是上台以后在土耳其开展了一系列的世俗化改革。

去世的时候凯末尔也留下遗训,要求军队

永远捍卫世俗化,反对宗教渗入政治。

这意味着土耳其军队可以为了捍卫世俗化原则,发动政变推翻具有原教旨主义倾向,企图实行政教合一的民选政府。

02 世俗化改革为啥难

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土耳其世俗化之争,本质上是军功集团和神权阶层的利益之争。

世俗化改革在中东这种伊斯兰地区为啥这么难搞呢?还得开国元勋出马才能搞成。

因为多数伊斯兰国家受宗教影响很深,世俗化教育普遍跟不上。比如土耳其90%以上的民众,都是伊斯兰教信奉者在广大穷人,尤其是占人口多数农村居民里,宗教势力几乎是广大群众能接触到的,唯一有知识有文化的人。

宗教能在农村扩张的很重要原因,是中东地区的资金,在这些地方大规模办宗教学校和清真寺。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东地区的这些寺庙和宗教学校,很像是一个经济政治军事的核心组织。

通过寺庙和宗教学校,解决教育在内的生活问题,同时给穷人注入信仰。只要能帮穷人解决现实问题,就能获得足够的信众。

宗教学校可以从小培养年轻人的信仰,让他们成为更激进,更容易为组织牺牲的群体。

宗教学校背后的清真寺,更像是一个基层动员组织,它们也都有自己的信息沟通渠道。

在日常生活里面,这个组织可以组织暴力活动来争夺经济利益,从而影响其他无组织群众的日常生活,

在实际利益的驱动下,会有更多的人加入这类基层组织。可以说越穷的人,就越需要依赖这样的组织。

在这些宗教盛行的地方,基层政府通常出于稳定和成本问题,会默认基层清真寺的执法和暴力

当这个组织发展到一定规模,选票也好,街头政治或者大规模暴力也好 ,就可以影响到政治走向了。

这里大家也应该看明白了,宗教能凝聚穷人,说到底还是经济问题。

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神权阶层完善的基层组织,是他们能达成目标的最根本原因。

在这些神权国家的世俗力量里,军功集团是唯一能挑战宗教势力的有组织群体。

我们前面说过,在这些神权国家,军功集团和神权阶层的利益之争,是一件历史悠久的事儿。

对于中东地区的军人来说,能否成功捍卫世俗化,对他们自身利益非常重要。

在一个世俗化国家里,意味着军人们是掌握国家命运的主人。

如果国家回到政教合一,他们就会沦为匍匐在神棍脚下,变成供他们驱使的走狗。

所以大家才看到,不管是埃及还是土耳其,很多中东国家企图回归政教合一的民选政府,一次次被军队推翻

这本质上是神权阶层和军功集团的利益之争。任何事情你如果想不明白,从利益的角度想就容易明白的多了。

03 军方的几次干预

凯末尔死了以后,他指定的伊诺努接班了。这个伊诺努不能服众,压不住阵脚。

所以当时就有一批人,从执政的土耳其共和人民党分裂出来,建立了土耳其民主党。

从这个阶段开始,世俗主义和伊斯兰主义在土耳其的冲突,变得越发激烈。

我们前面说过,土耳其这种国家,和大多数受宗教影响很深的国家一样

只要实行“民主化”就会变成第二个伊斯兰国,最终走向极端化,原因也非常简单。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不同,它没有搞过宗教改革,也没有搞过政教分离。

所以这就导致了宗教势力在广大群众之中,有着最广泛的民意基础。

在这种背景下,通常能获得民意选票,上台执政的都是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政客。

民主选举上台的政客大方向就是不断强化宗教,最终不可避免的走向极端化。

这就造成了土耳其民选政府,通过民选上台以后,屡屡会走向政教合一的极端化路线。

想要维持世俗化,就只能是依靠军队势力纠偏,来维持和宗教势力的平衡。

这就步入了一个怪圈,宗教和军队势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冲突。

大家这才看到,往往是土耳其民主化以后每10年时间,军队就会发生政变。

历史上也确实是这样,土耳其军队在1960年、1971年、1980年和1997年连续四次发动了政变。

推翻企图推行政教合一的土耳其民选政府,转为军政府短期执政,捍卫世俗化。

这些政变虽然有维护军方利益的目的,但是客观上确实维护了土耳其世俗化国家的路线。

不过土耳其军队之所以能在过去四十年,连续四次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具有宗教倾向的极端政府,也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是因为仰仗国父凯末尔的祖训,手里握着一把尚方宝剑可以干政。

凯末尔在法律条文和政治安排上,都保证了军队有这样的权力。比如国家安全委员会,有一半成员都是军人。

所以军队一次次出手,才被舆论普遍认为,并不是为了夺权。

而是为了国家前途命运而发动的军事政变,保持和保证了凯末尔主义在土耳其的持续。

另一方面是因为之前的神棍们,除了整天禁酒禁网和给女人包头巾,对经济发展一窍不通。

老百姓选举他们上台,是为了过上好日子的。但每次最终的结果,都是经济搞得一团糟。

不但国内通货膨胀越发剧烈,底层人民也因为经济不好,失业率上升,日子贫困交加。

自然土耳其这些有宗教倾向的极端政府,很快就失去了底层民众的支持。

在这种老百姓对生活不满的背景之下,军队才能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土耳其想要搞政教合一的极端政府。

伟人以前告诉我们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有发展才是硬道理,诚不欺我啊。

04 埃尔多安不一样

不过土耳其军队推动国家回归世俗化的传统,在埃尔多安这个有激进宗教倾向的总统这里被打破了。

土耳其军队2016年曾经在美国人支持下,试图发动政变推翻埃尔多安内阁,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因为埃尔多安不但会禁酒禁网搞宗教,让妇女蒙上面纱多生孩子。

更稀奇的是,他居然会搞经济。过去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经济治理有方,民意支持率高涨。

在埃尔多安上台前,土耳其根本没什么基础设施建设,修了个黑海公路修了10年,还没全线修通。

埃尔多安上台以后,使得基建速度提高了几档,开始进入到快车道的速度。

目前全世界在建的十大超级项目,其中有6个都在土耳其。比如下面这个投资300亿美金,世界最大的伊斯坦布尔机场。

从统计数据看,过去5年土耳其的大型工程投资,超过1400亿美元

埃尔多安甚至还计划未来几年,再加码投入3250亿美元,继续搞基建。

在大基建对经济的带动下,埃尔多安执政以后的很长时间里

土耳其GDP增长始终保持在6.5以上,这是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高增长。

人均GDP也从之前的3492美元,一路飙升至12000美元,

大家都觉得日子比以前好过了。

可以说经济的稳定增长和人们生活改善,是埃尔多安执政合法性最重要的基础。

所以2016年军队发动政变的时候,埃尔多安不但没被想要干政的军队推翻。

反而被埃苏丹以阴谋政变为借口,在老百姓支持下,把大量反对他的军方领导人投入监狱。

不过

我们知道,不管是国家要发展经济,还是要大规模

搞基建,都需要解决钱从哪来的问题。

资金说到底也就是两个来源,一个是问国内老百姓借,一个是问外国人借。

土耳其国内老百姓很穷,本国居民也基本不储蓄。所以想要搞经济建设,就只能借外债了。

这导致整个土耳其社会,非常依赖外国投资。

为啥土耳其人储蓄率会这么低呢?

过多的外来资本流入,和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匹配,造成了国内经济过热和输入性通胀。

再加上埃尔多安上台以后,不断大量印钱。过去10多年,土耳其的M2年化增长超过23%

如果计算2003至今总量的话,土耳其的M2就更惊人了,增加了26倍之多。

在这种背景下,土耳其国内的通胀自然是非常严重。老百姓手里有点钱,就想着赶快花掉换成实物

不然每年这么快的印钞速度,和这么高的通胀水平。手里的钞票存银行三四年,购买力要归零了。

在国内老百姓没啥储蓄的情况下,想要通过搞基建发展经济,自然只能从国外借钱了。

借钱就涉及到一个国际资本流动问题,这个行为是受到国家间套利交易驱动的。

我们知道通常国际投资者会借价格低廉的低息货币,去投资高回报率国家的资产。


本文转载至炒股拌饭公众号。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贝壳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上一篇:可来股票|让人疑惑的光伏黑马!10倍股阳光电源,股价与基本面是否匹配

下一篇:炒股拌饭|汇率崩溃,股债双杀,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啥?(二)

  • 贝壳号
  • 干货知识
  • 财报分析
  • 港美股
  • 脱水研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