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寻找河源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03-29

在早年的地理学研究中,确定河源向来是门大学问,因为大的河流支流众多,在万流归宗中吸纳了很多流水,归入大海,因此判定哪一个是源头、哪些是支脉,也就成为一件难事。一般是以河流能够达到的最大流长为标准,就像山峰的排名会以其中某座山峰的最高海拔高度作为主要参数。


这也是不奇怪的。无论自然界还是非自然界,比较的标准向来不可或缺,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历代地理学家们前后的说法并不一致,会造成一般人认知的变化和某些认知紊乱。就拿黄河来说,小的时候上地理课,一直是黄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的笼统说法,但后来有人去实地考察,说是有三个源头,北源是巴颜喀拉山的支脉查哈西拉山南麓,是为扎曲;南源是另一个支脉各姿各雅山北麓,是为卡日曲;还有西源,便是源于星宿海的约古宗列曲。究竟哪个是主源呢?还是不十分清楚。也有阿尼玛卿山的说法,说那山是与冈仁波齐、梅里雪山和玉树的尕朵觉沃山并列的四大雪山,但阿尼玛卿在藏语里的意思是“黄河流经的雪山爷爷”,因此肯定不是黄河的源头。

星宿海在西晋的《博物志》里就提到过,有“河出星宿海”的说法,十分朦胧但流行,就像更早的时候,古人也曾将罗布泊当作黄河之源,说是河水潜行地下而后流出地面,河伯在焉。是耶非耶,是古人的认识。抛去迷信的一些不谈,你也不能完全一口断定,在洪水四溢的古老年代里,罗布泊就一定没有同河西走廊的某些河流曲折相联过。比如那疏勒河,也曾经浩浩汤汤过,遥远的时代里也有些许依稀可辨的轨迹,只是大气候的变化和沙漠的东侵,造成后来的一幕。把彼时的地理认知和推测全当作无知,几同于孙辈嘲讽自己风烛残年的老爷爷。


至今仍是黄河重要支流的大通河,其河源来自阿尔金山。翻越过去,就是若羌平原,也就是由楼兰古国演变的焉耆古国地,它们都同罗布泊亲密接触过。在那个时代生活的人去那儿,肯定要比到雪山高原去更方便一些。人尚且如此,择地而流的水也就更会如此了。但不管如何闲说,根据科考测得的现实数据,黄河主源开始明确了,而且越来越细致。卡日曲有一条长支流是那扎胧查河,是黄河的正源,科考还确定了长江的源头为当曲、澜沧江的源头为青海杂多的积福山。

一本清清楚楚的《三江源头科学考察地图集》终于出版了。

我们找到了现代黄河的准确源头,也找到了养育中华文明的三江之源,它们各有各的流向,覆盖了中国东部、西南、西北的主要文明发生区,养育了中华最初的文明胚胎。


因为寻找江河源头的曲折和艰难,我对河流的源头一直感兴趣。大前年,一位朋友约我去内蒙古蓝旗,他说是发现了西辽河的正源。那里有流经元上都的滦河源头闪电河,这是我早知道的。他发现的西辽河源头居然在沙漠里的荒山中,自然是要去看的。

那是沙山上长满红柳丛的一条沟,有一股不大的水流,虽然看不清它的流向,但在不算很远的山包下,确有湖沼和一条很像样子的溪流。我没有仔细打探这股水,而且沙漠的水经常是流着流着就断头了,因此不好妄断什么,但那条沟那股水还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河源的确定确实是门大学问,尤其是历史上的地质变化,会使目光并不宏大的古人陷入困境,而今人需要举行多次学术会议,才能取得一致结论。比如有名的岷江,曾经被古人当作长江源,而岷江的源头也有岷山弓杠岭说和匪夷所思的大渡河说。我到松潘时经过弓杠岭,那是

宝顶下的坡岗上的一片湿土地,看似一片了无痕迹的细水,在山岭遍渗,一点一滴地汇集,脉络还是很清楚的,但那是雪宝顶下相对低矮的土石山,像是一个湿漉漉的跌落水气中的馒头,难免认不清楚。再比如长江的大支流嘉陵江和汉水的源头,在历史上一直是一笔糊涂账。嘉陵江的正源在宝鸡的凤县,问题不大,但西汉水在甘肃天水齐寿山的说法却让人不解。2011年,长江水利委员会举行论证会,最终确认汉水的源头在汉中强县的大安镇,那里有座双王山,也就是古籍中常常提到的潘塚山。这是古今结论比较一致的一个罕见例子。

在中国河流少的北方,河源问题没那么多,但也一下子很难理清头绪。北京有条永定河,陕北有条无定河,永定河的上源就是桑干河,都是诗人们吟咏过的。李白明白如话的《战城南》,起首一句就是“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说的是两场战役和古战场。晚唐诗人陈陶

的“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说的是陕北的另一条无定河。

桑干河源于雁北管涔山,与汾河源分南北。原以为桑干来自河干的古语,“干”便是岸边平地,“桑”如何来的却茫然。后来才知道,沿河有过桑树林,每到桑葚熟了,河也就会水势浩荡。它确实是永定河的上游,只要登上北京西北的最高峰灵山,看到由北向南从天而降的高崖危瀑,也就会一目了然。

水大了闹洪水,小了闹水荒,修水库就是应对洪涝的常规办法,但修得太多也有断流的问题。小时候大人带我去过桑干河,夏天里河水浩荡,一直东流,到了怀来水库打了弯。前几年登灵山,从高崖直下,与马致远“古道西风瘦马”描述的京西古道平行的山涧里还有水,但流下来的水被下游的一连串大小水库搞得断断续续,哪里还有桑干的模样。建水库是为了永定河的永定,但断水脉非万全之策,因此你要问,永定河的源头在哪里,北京人十有五六答不上来。

陕北的无定河源在定边的白于山,也就是信天游中唱的刘志丹上过的横山。那里也是延河和北洛河的发源地,但除非你关注黄河上中游的来水,谁也不会去深究,也就由着它无定去了。但无定毕竟不是个好状态,凡事预则立。人间事如此,自然界也如此,无定中须要有定,这是康熙帝为什么要将无定河改名永定河的缘故。上世纪末,防洪设施比较多的永定河经受了洪水考验,但寻求更好的水利布局,应当是永远需要的一种思考。

本文转载至经济日报公众号。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贝壳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最懂价值投资的都在关注,关注公众号“贝壳投研”:Beiketouyan(点击复制)

上一篇:野火财经|华泰证券净利再破百亿,人均薪酬近93万

下一篇:经济日报|关于疫苗接种,官方首版技术指南来了

  • 行业分析
  • 港美股
  • 干货知识
  • 脱水研报
  • 财报分析